「怎麼啦?親愛的小禹弟弟?」孜薇說完,直接給了小禹一個大大的擁抱。
 

小禹猛搖頭,想表達沒什麼的意思,但他的臉上卻早已掛著兩行眼淚。

「小禹,你別哭啊~把你的委屈告訴姐姐好嗎?」

小禹扁著嘴,不斷啜泣著。

孜薇只能拍拍小禹的肩膀,請他一同坐在床邊。

哭了一會兒,小禹才收起涕淚,孜薇從口袋中拿出面紙,遞給小禹,說:「哭完了嗎?可以告訴我你有什麼委屈了嗎?」

小禹這才總算對孜薇說:「我覺得我是個糟糕的人。」

小禹的話讓孜薇感到意外,因為他是一個對自己很有看法的男孩,敬禹常說他的個性很拗。一直以來,小禹就算犯了錯,嘴上總是十分要強,很難認錯。

「你不糟糕啊,怎麼會這麼認為呢?」孜薇問。
「因為阿龍都不理我,敬禹也不幫我。」
「哎呀,你想太多了。阿龍可能還在鬧彆扭,你得給他一些時間紓緩情緒;至於敬禹老師,他千方百計找你們兩個來澎湖玩,就是在幫你啊。」
「我覺得他在害我,他都沒有替我說話。」
「他何必要害你?你想想,如果他這時候用大人的立場在阿龍面前替你說話,阿龍一定會更排斥你。你們青少年不是最討厭大人管你們的事情嗎?所以這事,我們都覺得還是你們自行解決就好。」
「我解決不了,我完蛋了。」
「?」
「阿龍根本就不喜歡我。」

孜薇摸了摸小禹的頭,笑著說:「人跟人之間的愛情,是不能勉強的啊。你知道除了我以外,也有一個女生喜歡敬禹老師嗎?」
「你在說我嗎?我以前喜歡他,現在不喜歡了。」
「我是說『女生』,你又不是女生。」
「那是誰啊?我真的不知道。」
「想一想啊~」

小禹歪著頭,想了一想,說:「是小茜老師嗎?」

補習班的學生都叫茜宜「小茜老師」。

「對啊,你猜得沒錯。」
「只是…小茜老師雖然對敬禹很好,但有時候也會兇他耶,這樣算是喜歡嗎?」
「我也會兇敬禹啊,喜歡一個人或是戀愛中的情侶不可能全部生活都是嘻嘻哈哈、卿卿我我,會兇他或是罵他是提醒他做錯了什麼,或是希望他可以更好,並不是討厭他。像敬禹也會唸你、罵你,但這都是為了你好啊。」孜薇接著說:「你看小茜老師,雖然她沒辦法跟敬禹在一起,但他們還是很要好的朋友,也是很有默契的同事,他們有因為這樣鬧翻或是不講話嗎?應該沒有吧。除了阿龍之外,沒有人知道阿龍到底喜不喜歡你,但就算你不跟他談戀愛,也可以當好朋友,對吧?」

小禹說:「我覺得他不想跟我當朋友。」

「如果當不成朋友,那也沒辦法了,所謂緣份就是這樣。」

小禹聽不懂孜薇所說的。

「總之,緣份這種事情是很難說的,有時兩個陌生人會因為某些事而莫名其妙成為一對戀人,但有時候再怎麼積極追求也強求不來,至於從戀人分開後變成仇人的就更多了,你爸爸媽媽不就是這樣嗎?」

小禹還是不懂。

「我知道這些話你不懂,只是想要你敞開心胸,好好跟阿龍相處吧。」孜薇說。
「我也想好好跟他相處,只希望他不要討厭我。」
「不會的,你們一定可以當好朋友的。」
「只是好朋友嗎?」
「好朋友以外的,姐姐也不敢再多說什麼囉~」
「喔……。」

「你心情好一點了嗎?」
「好一點了。」
「那我去睡覺囉,你也早點睡吧,明天敬禹可是安排了很豐富的活動喔。」

孜薇哄小禹躺到床上,替他蓋上被子,關掉大燈。

床頭燈照映著小禹青春的臉龐,他微笑著對孜薇說:「姐姐,謝謝妳。」

「你不要謝我,你該謝的是敬禹老師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
「但是,我從來沒聽過你表達對他的感謝。」
「我不知道怎麼表達……。」
「傻瓜,這很簡單啊~就對他說句『謝謝』吧,雖然是很普通的詞,但從你口中說出來,他聽到一定會很感動。」
「嗯……。」
「你們之間什麼話都能說,只有謝謝說不出口,這也太奇怪。」
「我會說的。」
「好喔~希望我有機會能在一旁聽到你對敬禹老師說謝謝。」

孜薇關上小禹房門,靠在牆邊深深吸了一口氣,走廊的空氣帶著澎湖獨有的鹹味,孜薇忽然更能體會敬禹所感到的五味雜陳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
賈彝倫

彝倫的假言假語

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