毓晨這吻本來只是遊戲式的強吻,沒想到兩個人一交纏在一起,就成了沒完沒了的瘋狂擁吻,直到子維推開毓晨,擦了擦嘴邊的口水,說:「這樣不行啦,時候不早了,我們得先去看學長。」
 

兩個人起身整理儀容,步出房門。門外並沒有人,兩人往走廊另一側走,才走沒幾步路,一個侍者就從轉角處走了過來。
毓晨對侍者說他們想探望憲誠,侍者請兩人在原地稍待,使用耳機向某個人報告,不久,管家就小跑步跑了過來。

「兩位,請往這邊走。」管家說。

毓晨和子維跟著管家,在偌大的宅邸裡東走西行,總算走到一間大房間外。

管家一直不厭其煩地交代兩個人說:「憲誠少爺目前身體很虛弱,請不要打擾他太長時間,也不要讓他太激動。」

「我們會的。」

管家輕輕地打開房門,先進去通報。

毓晨從門縫中看到憲誠的房間一角,房裡除了牆上掛著水墨畫外,還有幾個書架,上頭滿滿都是線裝書之類的古籍。

「學長真的很喜歡文史之類的東西呢。」毓晨說。
「對啊,學長以後要不是個文學家,就是個學者吧。」子維說。
「希望學長的病可以快點好起來。」
「這麼年輕就得這種病,好可憐……」

這時,管家從憲誠房裡出來,對毓晨和子維點了點頭,示意他們可以進去了,兩人便跟著管家進到憲誠房間裡。

看到憲誠房間的全貌,兩人不禁暗自偷笑。

憲誠的房間約莫有20多坪,一半有就像毓晨剛剛所見,放了幾個擺滿古書的書架,牆上除了水墨畫外,也有日本的浮世繪,還有一幅年輕女性的肖像,毓晨覺得她應該是憲誠的母親吧。另外半個房間的風格就大不相同了,牆上全是著中外明星的大幅海報,高級原木打造的置物架上則有許多玩偶,也擺著憲誠與一些明星的合照,當然最顯眼的地方,是他與劉虓老師的合影。

(學長真的很愛老師耶。)

穿著絲質淡紫色睡衣的憲誠就坐在床邊,向毓晨和子維微笑,氣色似乎好了一些。侍者搬來兩張椅子,放在床頭,請毓晨和子維坐下。

「你們可以出去了,沒有我按鈴,切勿打擾我們。」憲誠對管家說。

「少爺,這樣不好吧,萬一您……」管家說。
「這是我的房間,請給我一些個人隱私好嗎?你別管太多了。」
「這……」
「好啦,快出去吧,我要跟學弟好好聊個天。」

憲誠的態度很堅決,管家也不好再說什麼,便和兩個侍者一起離開房間。

憲誠對子維說:「子維學弟,可以幫我把門上鎖,並拴上鏈條嗎?」

子維點了點頭,走了過去,完成憲誠所吩咐的事情。

等到子維坐下,憲誠才開口說:「子維學弟謝謝你。我以為你們會被他們說服,不來找我聊天。」
「怎麼會?我們是託學長的福才能來這裡作客,一定要來看看學長啊~」毓晨說。
「我雖然平常也沒多喜歡出門,但生病以來,爸爸跟家裡的人都限制我的行動,連著好幾個禮拜都關在這裡,簡直快悶壞了。」
「學長可以請家裡的人帶你出去啊。」子維說。
「如果可以的話就好了。上從我爸,下到所有侍者,他們都眾口一致地要我在治療期間絕對不要離開這裡,否則會增加感染的風險。上次我去你住的地方就感冒
了,回來不但被唸了一頓,也正好落了他們的口實,更不讓我出去了。就算我抗議成功,他們願意讓我出去,也是在管家這些人的監控下,有出去等於沒出去啊……」

憲誠蒼白的面容上,露出一絲黯然無奈。

「這可真糟糕……」毓晨說。
「不會啦,有你們來看我就滿足了。」憲誠說。
「學長,我們兩個今天可以做些什麼事,能讓你解解悶,開心一些呢?」子維說。
「這個嘛…讓我想想……」

憲誠想了一會兒,突然笑了起來。

(學長在笑什麼?)

毓晨問道:「學長,怎麼了嗎?」
憲誠回答:「沒事、沒事,只是突然有一些怪異的想法。」
「怪異的想法?」毓晨和子維同聲反問憲誠。
「是啊,不過這種想法不但怪異,還很突兀,你們應該難以接受吧。」
「學長,你想法沒說出口,怎知道我們能不能接受?」子維說。
「真的有點不好意思說呢……」

憲誠的臉上,竟泛起一陣難得的紅暈。

「學長你就說說看,我們一定盡可能滿足你的願望。」毓晨說。
「好吧…那你們附耳過來。」

毓晨和子維一人一邊,坐到憲誠身旁。

憲誠怪異的願望一說出口,不只是他,連毓晨和子維都聽得是面紅耳赤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
賈彝倫

彝倫的假言假語

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