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禹的第二次失蹤記,總算是平安落幕了,但敬禹卻受到很大的刺激,他整天提心吊膽,怕小禹又鬧失蹤。還好有了手機後,小禹去哪裡都會乖乖報備,加上他對附近的街道越來越熟,敬禹也才算漸漸放心。轉眼迎來了團圓的舊曆年,敬禹和小禹都沒回家,還好有茜宜家可以去。茜宜一家四口不回南部吃年夜飯已經好幾年了,今年敬禹帶著小禹去她家圍爐,更顯得熱鬧。茜宜的弟弟敦楙,年紀跟小禹比較接近,就帶著他看動漫、玩網路遊戲,小禹和他雖然講話還是有一搭沒一搭的,但兩個人窩在房間裡,倒也讓敬禹有喘息的機會。
 

「我跟你說,小禹開學之後就是你麻煩的開始,你要不要趁過完年把他送回南部?」茜宜反坐在餐桌椅上,對敬禹說。
「都來台北那麼久了,轉學手續也都辦好了,怎麼可能把他送回去?」
坐在一旁的茜宜爸爸也說:「頭都洗一半了,妳那種說法只是更傷害小孩而已。」
「老爸你聽不懂我的意思啦!我的意思是要他做好覺悟。若是他真要把小禹送回去,那我會先揍扁他。」
「反正我還有妳們可以幫忙啊。」敬禹說。
「你想得美,有事就來拜託我,沒事就不相往來,朋友是這樣當的嗎?」
「就是當妳是條漢子,才會有急事就拜託妳啊!」
「漢你媽,請叫我茜宜姐姐。」
「是的,茜宜姐姐!」
「好啦!好啦!聽你們鬥嘴我都累了。黃茜宜,大過年的,妳嘴巴不要那麼利好嗎?」茜宜的爸爸、黃老師說。
「我這叫刀子口,豆腐心,但總有人不懂我的心意。」茜宜說。
「姊姊不要這樣啦~我以後會安份守己的。」
聽到敬禹這話,茜宜「切」了一聲,站起身就拉著敬禹的手就往客廳走,一邊說:「走吧,去打牌,之前你欠我的,我要在牌桌上都討回來!」

─────

歡樂的年假結束,接著就要開學了。開始上學對小禹而言,沒有對環境適應與否的問題,反正就是一如往常的上下課。

小禹在寒假期間裡,持續有所進步。他逐漸克服閱讀障礙,可以通順唸一整篇課文了,而對東西的專注力也可以拉長到15到20分鐘,更驚人的是小禹的數學程度,竟然在短短三個禮拜裡,從小學五年級的程度,追上同年齡的孩子了。敬禹覺得,小禹根本不是笨,而是個天才少年。

至於敬禹最苦惱的溝通問題,小禹也稍有改善,雖然說話還是讓人聽起來覺得失禮刺耳,但現在小禹比較願意用語言與其他人溝通。因此,小禹在班上有了幾個比較親近的同學,其中一個叫小笠原熊太的日台混血男孩,是小禹最要好的朋友。小禹和熊太不但在學校同班,熊太也在茜宜那裡補習。熊太的父親在街上開了一間拉麵店,母親則是台灣人,家境算是普通,沒有太多資源可以供熊太和兩個妹妹去讀日僑學校,只讓他們讀普通的國小、國中。熊太比兩個妹妹更晚到台灣,他只讀過台灣的國中一個學期,所以普通話的說與寫都跟不太上同儕。所以茜宜特地為兩個人開了課後輔導,由她和敬禹輪流上陣,教小禹和他的同學閱讀與寫作。

小禹和熊太兩個人都不擅於溝通,有時甚至需要透過比手畫腳,那可愛的模樣看在敬禹眼中倒也覺得莞爾。

暮春四月的一個週末,小禹拿著釣具,到敬禹房裡請敬禹帶他去釣魚,但敬禹卻因為重感冒而癱軟在床。

「我頭好暈,可以下禮拜再帶你去嗎?」
「不行,我跟KUMA約好了。」

小禹和同學都叫熊太「KUMA」。

「那我請敦楙帶你們去好了。」
「我知道路,可以自己搭公車去。」

敬禹頭昏腦脹,壓根沒聽清楚小禹說什麼,隨意就答應了。

於是,小禹拿了釣具裝備便出了門,走到附近的大樓找KUMA。KUMA本來以為是敬禹要帶他和小禹一起去河邊,沒想到只有小禹一個人出現,覺得沒有大人拘束,挺開心的。

公車上,小禹和KUMA沒什麼對話。公車到站後,小禹領著KUMA穿過一片公園綠地,走到河畔。假日公園人多,釣客也不少,小禹跟KUMA找了一些時間才找到適合下竿的地方。

KUMA不太懂得釣魚的方法,小禹替他鉤好魚餌,把浮標拋到水中,將釣竿遞給KUMA。

「那個是浮標,有魚來咬會下沉,就可以拉。」小禹對KUMA說。
「浮標…我們日本話說ブイ。」
「呸?」
「不是,是bui。」
「呸一?」

KUMA對小禹很不標準的日語發音感到頭痛,只是點頭笑了笑,沒再多說話。

小禹也將自己的浮標拋入水裡,坐到KUMA身邊。

突然間,不知哪來的陰雲,遮住了暖和的春陽,雨絲隨著呼嘯的北風灑向大地,這就是所謂的「春天後母面」。
KUMA穿得單薄,被風一吹,直打哆嗦,便往小禹身旁挨了過來。
「寒い…。」KUMA說。
「你會冷?」
「嗯…。」

小禹脫下外套,拿給KUMA,要他穿上。
「你沒穿,會冷。」KUMA說。

小禹搖搖頭,把外套塞給KUMA。

KUMA不好意思拒絕小禹的好意,便把外套穿上,他的個子比小禹小一些,大約160公分出頭,小禹的外套穿在他身上,顯得有些寬鬆。

天氣變壞,河中的魚好像也休息了,KUMA穿上小禹的外套後,兩個人的釣竿都沒有動靜。

KUMA突然打破沉沒,問小禹說:「你會想家嗎?」
小禹搖了搖頭。
「我會想日本。」KUMA說。
小禹反問KUMA:「想誰?」
「想おばあさん(祖母)。」
「還有誰?」
「朋友。」
「還有?」
「想不起來…。」
「沒有想女朋友?」
「我…沒有女朋友…。」
「我也沒有。」
「那有男朋友嗎?」
「很多。」

「很多?」聽到KUMA的回答,小禹有些意外。
「朋友,都男的啊。」
KUMA明顯誤會了小禹的意思,而小禹也誤會了KUMA的意思。
「你喜歡男生嗎?」
「喜歡啊。」
「我也喜歡男生。」
「我喜歡我的男生朋友,只是我在台灣沒有很多男生朋友。」
「我也沒有很多朋友。」
「嗯…。」

「你喜歡哪個男生?」小禹接著問。
「男生朋友都喜歡。」
「怎麼可以所有朋友都喜歡?」
KUMA聽不懂小禹的意思,睜大眼睛看著他,說:「我不懂你的意思。」
小禹沒多做解釋,反問KUMA說:「所以,你其實不喜歡男生?」
KUMA回答:「我喜歡男生的朋友。」

KUMA說到這裡,天上忽然下起了大雨,兩個人只好收起釣竿,匆匆忙忙往附近的涼亭跑去。

小禹和KUMA躲在涼亭裡,等待著大雨停歇。KUMA與小禹兩個人都沒有說話,KUMA看著小禹,心中依舊不明白漢文裡「男朋友」與「男生朋友」的差別。

小禹則是望著遠方,心裡想著那個他所「喜歡的」男生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
賈彝倫

彝倫的假言假語

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